2021-10-25 16:29:15
行业解读 | 是曹县成就了汉服,还是汉服成就了曹县?

图片


本文转载自:河南省服装行业协会



很难说得清,是曹县成就了汉服产业,还是汉服产业成就了曹县。

过去两年,这座位于鲁西南的普通县城硬生生闯入长期由广州、成都、杭州等大城市垄断的汉服市场,抢占了全国汉服市场的1/3,高性价比的亲民价格让汉服从小众爱好成功“出圈”,步入寻常百姓家。

图片

从2013年起就顺利搭上电商经济快车道并获得发展红利的曹县,因汉服产业又多了一个经济发展新引擎。从2021年1月到8月,仅仅8个月时间,曹县汉服产业销售额就已达到24亿元,占全县电商销售额的10.48%。这座县城正雄心勃勃地朝着“中国汉服之都”的目标迈进。

一年内全县“冒出”1000多台绣花机

当时间迈进2019年年底,孟晓霞突然发现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演出服电商生意连同全县同行业:“僵在原地,走不动了”。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大大小小的很多演出不得不中断,演出服市场爆冷,转型迫在眉睫。”在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主任张龙飞看来,这正是曹县众多演出服商家毫不犹豫转身跨入汉服领域的重要契机。

图片

孟晓霞夫妇共同开设的汉服体验馆。

孟晓霞也捕捉到了这样的商机,有了多年办演出服网店的基础,转型几乎是水到渠成。孟晓霞和不少同行细心算过,从2019年年底到2020年年底,一年里,整个曹县多了1000多台绣花机,如今,这个数字已增至2000多台。

图片

在自家工厂里,尹啟行介绍起新出的汉服产品滔滔不绝。

风向标转动下,当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涌入相关的上下游产业链。

如果将经济晴雨表看作曹县汉服产业兴起的火苗,那么正在复兴的传统文化的时代背景无疑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伴随国潮热,汉服作为文化符号的载体成为不少年轻人表达自信的重要方式,这恰恰与汉服的购买人群年龄段相吻合。图片

身着汉服的苏梦茹正在做直播带货。

《2020年汉服行业报告》显示,汉服主体消费人群的平均年龄为22-34岁,其中25岁以下占比77.13%,充分体现汉服参与人群的学生化和年轻化。

曹县电子商务服务中心的统计显示,目前,全县有2000多家汉服生产企业,除上下游的相关企业外,原创汉服加工企业超过1000家,已形成了从创意设计、原材料、款式、制版、印花、生产再到电商销售、售后服务等一条完整的汉服产业链。图片

一台绣花机刚刚完成一批产品的制作。

政府要做产业发展的“定心丸”
不遗余力、身体力行——随着曹县汉服产业日益崛起,当地政府不甘做旁观者,随即通过官员直播带货、公职人员参与华服展演、政策扶持等举措,为全县汉服产业坚定站台。

图片

2020年3月19日,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右一)在拼多多直播间中试穿汉服,并与现场观众交流互动。

2020年3月19日晚,曹县县委副书记、县长梁惠民带领180多家当地头部汉服品牌方和商户在线直播推介了近5000款汉服及周边产品,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万人次。

县长带货直播的效果令人惊喜,直播间仅半小时内,参与活动的商户就售出3000余件汉服。政府要做产业发展的“定心丸”,从曹县电商经济发展伊始,这已成为当地干部的共识。

图片

5月24日,参加当天汉服服饰展示展演活动的县委机关(包括县委办,县纪委监委,县委组织部,县委统战部,县委政法委)工作人员合影。

按照既定方案,待条件成熟后,曹县将搭建固定舞台,以巡游、舞蹈、礼仪等形式进行汉服展示展演,公职人员的参与将成为常态。

目前,曹县正在建设E裳小镇二期、大集镇电商产业园三期,进一步实现电商产业园区化,有利于企业发展和政府提供各项集约式服务。

图片

品牌荒下如何讲好“汉服+”故事

尽管市场规模庞大,但曹县的汉服企业在汉服商圈中并没有什么话语权。

没有话语权,意味着没有“江湖地位”;缺乏同行认可和对等交流,发展之路必然受限。由此,曹县汉服产业缺乏品牌、缺乏龙头企业的弊端日益凸显,不容忽视。

显然,曹县当地政府已注意到这一点,并着手准备应对方案。一个名为“曹县汉服协会”的民间组织正在政府支持下有条不紊地筹备中。

对曹县当地政府而言,“汉服+”的内涵远不止于此。

图片

孟晓霞夫妇共同开设的汉服博士工作室正力图引领更多人的品牌信心。

“我们现在最大的担心是,谁来解读汉服的文化元素?具体而言,不同的文化符号有怎样的寓意?怎么向消费者讲好其中的故事?做不到这一点,一定程度上就会成为产业升级的绊脚石。”张龙飞介绍。

如今,当地政府正试图为汉服产业引入相关智库,正在努力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对接注入更多文化元素,为整个产业插上文化的翅膀,让它飞得更高更远。



图片

图片